# 「2019-nCoV-新型冠状病毒全球简报」- 2020.01.31

2020.01.31 Fin 编辑

# 导读

「2019-nCoV-新型冠状病毒全球简报」是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期间,国内众多线上志愿者整理出的一份简报,志在帮助大家了解疫情最新信息。文中内容皆可溯源,包括国外各大医疗杂志和媒体的一手信息(含学术论文)。希望大家在疫情期间保护好自己,顺利渡过难关。

# 全球非学术信息

# WHO 2019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突发事件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声明

WHO | 2020.01.31(北京时间)

本次疫情现已符合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标准,并建议发布以下临时建议。

总干事将酌情决定在三个月后(或者更早)再次召集突发事件委员会会议。

# 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议

  • 实施全面的风险沟通战略,定期向民众通报疫情变化情况、针对人群的预防和保护措施以及为控制疫情所采取的应对措施。
  • 加强合理的公共卫生措施,控制当前疫情。
  • 确保卫生系统具有抵御能力,并保护医务人员。
  • 加强中国各地的监测和积极发现病例工作。
  • 与世卫组织和相关伙伴合作开展调查,以了解此次疫情的流行病学和演变情况以及疫情控制措施。
  • 共享所有人类病例的完整数据。
  • 加强努力,确定疫情的人畜共患病源,尤其要确定持续传播的潜力,并尽快与世卫组织共享有关信息。
  • 在尽量减少对国际交通造成干扰的同时,在国际机场和港口进行出境筛查,目的是及早发现有症状的旅客,以便作出进一步评估和治疗。

# 对所有国家的建议

  • 请各国注意,根据《国际卫生条例(2005)》,它们必须与世卫组织共享信息。
  • 任何在动物中检测到的2019-nCoV(包括有关物种信息、诊断检测以及相关的流行病学信息)都应作为一种新发疾病报告给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
  • 各国应特别重视减少人类感染,防止继发性传播和国际传播,以及通过多部门交流与合作、积极参与增加关于该病毒和该疾病的知识和推进研究工作,为国际对策作出贡献。
  • 根据现有信息,委员会不建议任何旅行或贸易限制。
  • 各国必须按照《国际卫生条例》的要求向世卫组织通报所采取的任何旅行措施。根据《国际卫生条例》第三条中的原则,请各国不要采取可能助长侮辱或歧视的行动。
  • 鉴于这一局势在迅速演变,委员会请总干事就这些事项提供进一步建议,必要时应逐项提出新的建议。

# 对世卫组织的建议

  • 委员会希望再次强调研究病毒可能来源的重要性,以排除持续的隐性传播。
  • 委员会还强调需要加强湖北以外地区的监测,包括病原体的基因组测序,以了解当地是否存在循环传播。
  • 世卫组织应继续通过其技术专家网络评估如何能在全球范围最有效地控制这一疫情
  • 世卫组织应加强对防范和应对的支持,特别是在脆弱国家和区域
  • 应当制定措施,确保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能快速开发和获得潜在的疫苗、诊断工具、抗病毒药物和其他治疗手段。
  • 世卫组织应继续提供一切必要的技术和业务支持,以应对这一疫情,包括与其广泛的伙伴和协作机构网络合作,实施全面的风险沟通战略,并针对这一新型冠状病毒推进相关的研究和科学发展。
  • 世卫组织应继续探索在无需就《国际卫生条例(2005)》文本重启谈判的情况下,是否可在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或非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这两种可能性之间建立一个中间警报级别。
  • 世卫组织应及时透明地审查局势,并更新其基于证据的建议。
  • 根据现有信息,委员会不建议任何旅行或贸易限制。

# 对国际社会的建议

  • 由于这是一种新型冠状病毒,而且以往的经验表明,针对类似的冠状病毒,需要为促进定期共享信息和开展研究作出巨大努力。因此,国际社会应遵循《国际卫生条例(2005)》第四十四条规定,继续团结合作,相互支持,以确定这一新型病毒的起源及其在人际传播中的全部潜力,防范可能输入的病例并开展研究以开发必要的治疗方法。
  • 向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提供支持,使其能够应对这一事件,并促进获得诊断工具、潜在的疫苗和疗法。
  • 根据《国际卫生条例》第四十三条规定,采取明显干扰国际交通的额外卫生措施(指拒绝国际旅行者、行李、货物、集装箱、交通工具、物品等入境或出境或延误入境或出境24小时以上)的缔约国有义务在采取措施后48小时内向世卫组织报告相关公共卫生依据和理由。世卫组织将审查这些理由,并可能要求有关国家重新考虑其措施。世卫组织必须与其他缔约国分享关于所收到的措施和理由的信息。

# WHO 新冠状病毒(2019-nCoV)情况报告-10

WHO | 2020.01.31(北京时间)

# 数据概览:

  • 全球:7818 确诊病例
  • 中国:7736 确诊病例,12167 疑似病例,1370 严重病例,170 死亡病例
  • 其他地方:82 确诊病例,遍布 18 个国家
  • 世卫组织 WHO 的风险评估:
    • 中国:非常高
    • 区域性风险:高
    • 全球性风险:高 2.重要情况 HIGHLIGHTS:

# 重点

  • 1、新型冠状病毒应急委员会(2019-nCoV)以国际卫生条例(《2005年国际卫生条例》)为依据,今天开会讨论是否此次疫情暴发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 2、在芬兰、印度和菲律宾首次确诊2019-nCoV急性呼吸道疾病的病人均有到武汉旅游的经历。
  • 3、1月29日,世卫组织举行了第三次新闻发布会,提供关于世卫组织的最新情况。音频可以在这里找到。https://who.canto.global/s/O2BCI?viewIndex=0
  • 4、世卫组织建议,导致当前疫情暴发的疾病的临时名称应为“2019-nCoV急性呼吸道疾病”(其中“n”表示新出现的疾病,“CoV”表示冠状病毒)。这个名称符合世卫组织命名新人类传染病的最佳做法,这些做法是通过伙伴机构之间的协商过程制定的。目前正在争取世卫组织伙伴机构、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和粮食及农业组织(FAO)批准临时名称。疾病的最终名称将由国际疾病分类(ICD)提供。世卫组织还提议将“2019-nCoV”作为该病毒的临时名称。病毒正式名称的最终决定将由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做出。

avatar 图1: 2019-nCoV确诊病例的国家和地区,2020年1月30日 avatar 图2: 2019-nCoV确诊病例的国家和地区,2020年1月30日

# 技术重点:实验室检测

世卫组织于1月9日发布了检测新型冠状病毒的临时实验室指南,并两次更新了这一建议。本指南包括关于生物安全、病人取样、病原体检测和鉴定的建议。与流行病学情况一样,诊断领域也在迅速变化。第一个2019-nCoV病例是通过宏基因组测序检测到的。在获得序列数据的几天内,聚合酶链反应(PCR)检测方法就被开发出来用于临床诊断。包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在内的多个学术和公共部门团体设计了针对这种新型病毒(2019-nCoV)基因组检测序列区域的检测方法,并将其公开。

  • 世卫组织采取了三管齐下的方法来提高2019-nCoV的诊断能力:
  • 在分子检测冠状病毒方面,建立一个具有公认专业知识的专门实验室网络。
  • 加强国家检测2019-nCoV的能力,以便在不需要海外运输的情况下快速进行诊断检测。
  • 确保测试的可用性。

avatar 图2: 2019年- 2020年1月30日中国境外确诊的新型冠状病例的流行曲线 注:在中国境外报告的82例中,有7例在无症状时被发现。对于其余的75例,仅对流行病学曲线中所示的49例提供了发病日期的信息。

# 战略目标

世卫组织在这方面的战略目标是:

  • 限制人与人之间的传播,包括减少密切接触者和卫生保健工作者之间的二次感染,防止传播扩大事件,以及防止来自中国的进一步国际传播;
  • 及早发现、隔离和护理病人,包括为受感染病人提供最佳护理;
  • 识别并减少来自动物源的传播;
  • 处理关于临床严重程度、传播和感染程度、治疗的关键未知因素,促进诊断、治疗和疫苗的发展;
  • 向所有社区传达关键风险和事件信息,并打击错误信息;
  • 通过多部门合作,最大限度地减少社会和经济影响

# 防范和应对

  • 世卫组织制定了一项早期病例调查议定书。协议的目的是获得关键的早期理解临床、流行病学和病毒学特征
  • 世卫组织一直与报告病例的会员国保持定期和直接接触。
  • 世卫组织制定了临时指导实验室诊断、建议使用的面具在家庭护理和卫生保健机构的新型冠状病毒(2019 - ncov)爆发,临床管理、感染预防和控制在卫生保健机构中,疑似新型冠状病毒,患者的家庭护理风险沟通和社区参与。
  • 已准备好的疾病商品包,包括用于护理2019-nCoV患者的生物医学设备、药品和用品的基本清单。
  • 世卫组织提出了减少动物向人类传播的风险的建议。
  • 世卫组织发布了关于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暴发的最新国际交通建议。
  • 激活研发蓝图,加速诊断、疫苗和治疗。
  • 世卫组织开发了一门在线课程,对新出现的呼吸道病毒(包括新型冠状病毒)进行一般性介绍。
  • 世卫组织正在就早期调查提供指导,收集的数据协议可以用来改进建议的监测和病例定义,描述关键的流行病学2019 - ncov的传输特性,帮助理解蔓延,严重程度,范围的疾病,对社区的影响和通知运营模型等对策的实施例孤立,接触者追踪和孤立。
  • 世卫组织正在与其研究人员和其他专家网络合作,协调在监测、流行病学、建模、诊断、临床护理和治疗以及其他方法方面的全球工作,以识别、管理该病并限制后续传播。世卫组织已向各国发布了临时指导意见,并根据当前情况进行了更新。
  • 世卫组织正在与全球专家网络和伙伴合作,开展实验室、感染预防和控制、临床管理和数学建模等方面的工作。

# 建议和意见:

在以往其他冠状病毒(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和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暴发期间,通过飞沫、接触和污染物发生人际传播,这表明2019-nCoV的传播模式可能类似。降低急性呼吸道感染总体传播风险的基本原则包括:

  • 避免与患有急性呼吸道感染的人密切接触。
  • 经常洗手,特别是在与病人或他们的环境直接接触后。
  • 避免与农场或野生动物进行无保护的接触。
  • 有急性呼吸道感染症状的人应遵守咳嗽礼仪(保持距离,用一次性纸巾或衣物覆盖咳嗽和打喷嚏,并洗手)。
  • 在医疗机构内,加强医院特别是急诊科的感染预防和控制标准。

# 外交部领事司 有关肺炎疫情防控的入境管制措施

外交部领事司 | 2020.01.31

为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部分国家已在口岸采取了相应的入境管制措施。详情可参阅外交部领事司公众号 avatar avatar

# 专家评论

  • Laurie Garrett @Laurie_Garrett | 2020.01.31
  • 身份:记者,美国公共卫生专家,普利策奖获得者
  • 言论:不管我们给来自武汉的冠状病毒起了什么名字,到目前为止,所有已经测序的毒株都显示与人类肺细胞上的ACE2受体紧密结合。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注意到跨膜结合的突变。
  • 到目前为止,发送到@GISAID的基因序列大多是孤立的,但有两个明显的集群。很难说聚类是否具有表型意义。但现在还为时过早,因为我们只有大约30天的严重人类传播。(只有30天!)

# 全球学术信息

# Thorax - 洛匹那韋(Lopinavir)/利托那韦(Ritonavir)在SARS治疗中扮演的角色:初步毒理学及临床调研报告

C Chu, V Cheng, I Hung, M Wong, K Chan, K Chan, R Kao, L Poon, C Wong, Y Guan, J Peiris, and K Yuen | 2004.03

# 背景

研究了SARS相关冠状病毒对一系列病毒素的体外抗病毒敏感性,以及SARS患者对洛匹那韋/利托那韦利巴韦林组合治疗的临床反应。

# 方法

我们研究了SARS相关冠状病毒样本对一系列核苷类似物以临床批准的蛋白酶抑制剂的体外敏感性。41名SARS患者在3周里接受洛匹那韋/利托那韦利巴韦林的组合治疗。我们监测临床进展和病毒学结果,并将111名仅用 利巴韦林治疗的患者作为历史对照组。

# 结果

我们展示了48小时里,浓度 4 ug/ml 及 50 ug/ml 洛匹那韦和利巴韦林对 SARS 相关冠状病毒的体外抗病毒性。在症状出现后第21天,治疗组的不良临床反应 (呼吸窘迫综合征 或 死亡)明显低于历史对照组 (2.4% v 28.8% ,p < 0.001)。治疗组不良反应发生率明显低于对照组(早期诊断(p < 0.001)和晚期诊断(p = 0.002)) ,但两组不良反应率无显著性差异(p = 0.548)。 在对照组中没有观察到与时间相关的结果差异。在最初接受 洛匹那韋/利托那韦 治疗的患者中,类固醇的使用和医院感染有所减少。这些患者病毒载量下降,外周血淋巴细胞计数上升。多变量分析显示,年龄、乙肝携带,和抗病毒组合治疗的缺乏的不良反应是相互独立的。

# 结论

快利佳和利巴韦林明显的良好临床反应支持了 SARS 患者进一步的随机安慰剂对照试验。

# medRxiv - 一种新型传染病的实时流行病学鉴定: 2019-2020年中国武汉非典型肺炎疫情分析

Sung-mok Jung, Ryo Kinoshita, Katsuma Hayashi, Natalie M. Linton, Yichi Yang,Andrei R. Akhmetzhanov,Hiroshi Nishiura | 2020.01.26

# 目的

病毒学检测表明,一种新型冠状病毒是武汉市2019-2020年肺炎爆发的最可能原因。我们证明,在进行病毒学检测之前,非病毒学描述特征可以确定暴发是由一种新的病原体引起的。

# 方法

从两个医学社交媒体网站实时收集疫情特征。将它们与可以引起非典型肺炎十个现有病原体的特点比较。目前的暴发应该是由“X病”(即以前未知的病因)引起的,而不是由一种已知的病原体引起的,这一估计是随着暴发的继续而更新的。

# 结果

在病毒鉴定前一周,即2019年12月31日,X病引发疫情的概率被评估为32%以上。在2020年1月5日通过实验室检测排除了一些特定病原体后,推断X病的概率超过59%。

# 结论

我们从数量上证明了非典型肺炎的暴发与一种新病原体的致病性是一致的。该方法仅使用常规观察到的非病毒学数据,即使在病毒学检测结果可用之前,也可以帮助进行风险评估。

avatar

# NEJM -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在中国武汉的初期传播动力学

Qun Li, M.Med., Xuhua Guan, Ph.D., Peng Wu, Ph.D., Xiaoye Wang, M.P.H., Lei Zhou, M.Med., Yeqing Tong, Ph.D., Ruiqi Ren, M.Med., Kathy S.M. Leung, Ph.D., Eric H.Y. Lau, Ph.D., Jessica Y. Wong, Ph.D., Xuesen Xing, Ph.D., Nijuan Xiang, M.Med., et al. | 2020.01.29

# 背景

2019年12月和2020年1月,在中国湖北省武汉市出现了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感染肺炎(NCIP)的最初病例。我们分析了武汉最早的425例确诊病例的数据,以确定NCIP的流行病学特征。

# 方法

我们收集了截至2020年1月22日已报告的,经实验室确诊的NCIP病例的人口统计学特征、暴露史和疾病时间线的信息。我们描述了病例特征,并估计了关键流行病学延迟时间分布情况。在呈指数增长的初期,我们估计了传染病倍增时间和基本再生数。

# 结果

在最早的425例NCIP确诊患者中,中位年龄为59岁,56%为男性。在2020年1月1日前发病的病例中,大部分(55%)与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相关,而在此后发病的病例中,仅8.6%与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相关。平均潜伏期为5.2天,潜伏期分布情况的第95百分位数为12.5天。在初期,倍增时间为7.4天。由一人传至另一人的平均间隔时间(serial interval)为7.5天,基本再生数估计为2.2。

# 结论

根据这一信息,有证据表明,自2019年12月中旬以来,密切接触者之间已发生人际传播。如果其他地区的传播动力学也相似,我们将需要付出相当大的努力来减少传播,从而控制疫情。应在高危人群中采取预防或减少传播的措施。

# bioReix - SARS冠状病毒可能有人重组抗体并与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尖峰蛋白进行强结合

Xiaolong Tian, Cheng Li, Ailing Huang, Shuai Xia, Sicong Lu, Zhengli Shi, Lu Lu, Shibo Jiang, Zhenlin Yang, Yanling Wu, Tianlei Ying | 2020.1.28

# 摘要

新发现的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 nCoV)已造成800多例实验室确认的人类感染,包括25例死亡,对人类健康构成严重威胁。然而,目前还没有特定的抗病毒治疗或疫苗。考虑到2019年nCoV和SARS-CoV受体结合域(RBD)的高度一致,迫切需要评估抗SARS-CoV抗体与2019年nCoV尖峰蛋白的交叉反应性,这可能对快速开发针对2019年nCoV的疫苗和治疗性抗体具有重要意义。在此,我们首次报道了SARS-CoV的特异性人单克隆抗体CR3022与2019例nCoV-RBD(KD为6.3nm)的结合。2019年nCoV-RBD内CR3022表位与ACE2结合位点不重叠。因此,CR3022有潜力单独或与其他中和抗体联合开发作为候选疗法,用于预防和治疗2019例nCoV感染。有趣的是,一些针对SARS冠状病毒ACE2结合位点的最有效的SARS-CoV特定中和抗体(如m396,CR3014)替换结合2019个nCoV尖峰蛋白,表明SARS-CoV和2019-nCoV的RBD差异对中和抗体的交叉反应有重要影响,因此,仍然有必要开发新的先进抗体,能够完全地结合2019年nCoV RBD。

# 方法

在这份研究中,我们首先提取了2019 nCoV RBD蛋白,还预测了2019年nCoV RBD的构象及其与公认受体人的ACE2的复合物。比较ACE2和SARS-CoV-RBD复合物与ACE2和2019-nCoV-RBD相似模型的相互关系作用,发现了相似的结合模式。在这两个复合物中,β5-β6环和β6-β7环与受体形成广泛的接触,包括至少七对氢键。值得注意的是,SARS冠状病毒RBD第四α螺旋上的R426与E329形成盐桥,与ACE2上的Q325形成氢键。然而,2019年发生的精氨酸(SARS-CoV-RBD中的R426)与天冬酰胺(N439)的突变,消除了强极性相互作用,可能导致RBD与受体结合亲和力下降。有趣的是,赖氨酸(2019年为K417,nCoV-RBD)取代缬氨酸(SARS-CoV- 这些数据表明,2019年nCoV的S蛋白RBD可能与ACE2结合,其亲和力与SARS-CoV的RBD相似性。RBD 中的V404)在β6上与ACE2上的D30形成额外的盐桥,可能恢复结合能力。实际上,我们用生物层干涉结合(BLI)法测定了2019年n CoV-RBD与人ACE2的结合,发现2019年nCoV-RBD与ACE2的结合能力设定。2019年nCoV-RBD与人ACE2的计算亲和力(KD)为15.2nm,与SARS-CoV尖峰蛋白与人ACE2的亲和力(为15nm)相当。这些结果表明ACE2可能是新冠状病毒的潜在受体,并且提取的2019-nCoV-RBD蛋白具有功能性。

# JAMA - 在武汉源发的新型冠状病毒:对全球健康政策与管理的挑战

Alexandra L. Phelan, SJD, LLM; Rebecca Katz, PhD, MPH; Lawrence O. Gostin, JD | 01.31.2020

# 非药物干预

中国整个湖北省的警戒线规模之大是前所未有的。卫生当局在1918-1919年的流感大流行期间隔离了主要城市,但对该流行病的扩散影响不大。西非埃博拉疫情(2013-2016)引发了隔离,例如利比里亚政府对隔离带的不成功和严重批评的封锁线蒙罗维亚西点的60,000至120,000人。该命令导致暴力和公众的不信任,有可能加剧埃博拉病毒的扩散。

获得公众的信任对于任何公共卫生策略都是至关重要的。卫生系统应促进和鼓励个人迅速寻求测试和治疗,并与隔离,接触调查等遏制措施合作。根据武汉官员的说法,到中国实施警戒线卫生措施时,已经有多达500万人从武汉过年。尽管社会疏远措施可能会延迟病毒传播,但湖北境内非自愿的行动限制可能会侵蚀社区信任并破坏与卫生当局的合作。在警戒线内部,后勤问题显而易见,已经导致药品和医疗设备短缺。由于医院和诊所人满为患,公共交通有限,有症状的人可能会延迟获得治疗的机会。还有可能人群聚集在拥挤的城市中,尽管方式不同,但仍可能导致感染。

除了对公共健康的影响外,执行禁闭卫生措施可能会侵犯人权,包括享有尊严,隐私和行动自由的权利。 《国际卫生条例(IHR)》禁止对国际旅行和贸易进行不必要的干预,同时还要求尊重旅行者的人权。各国必须采取必要的“最低限度”措施,以维护公共卫生。尽管边境筛查在检测过去疾病暴发中的病例有效性方面存在可疑之处,但美国官员实施的增强型非侵入性筛查似乎符合《国际卫生条例》的要求,但前提是必须在一种尊重旅行者尊严,人权和基本自由的方式。

# 控制2019-nCoV

目前尚无法控制2019-nCoV爆发,在中国和全球传播的风险很高。要控制疫情,需要使用传统的公共卫生策略进行国际合作,而该策略最终会在SARS上获得成功。科学界必须充分体现2019-nCoV的特征;流行病学家必须进行深入的接触调查;研究人员应迅速朝着发展医学对策发展;供应链必须动员起来以满足人类对食物,水和药品的需求。

尽管中国拥有丰富的资源和技术能力,但遏制2019-nCoV仍需要协调一致的国际对策。世卫组织应发挥领导作用,紧急召集一个多学科委员会,为新的疫情制定全球行动计划,包括监测,接触者调查,测试和治疗;增进公众的信任与合作;透明地共享科学信息;激励学术界和工业界开发疫苗和抗病毒药物。

预测2019-nCov的流行和致病性还为时过早。最好现在就果断地采取行动,而不是等着爆发如何在全球范围内蔓延。最重要的是,这种全球性健康威胁再次表明,为预防,迅速识别和遏制疫情爆发而进行的准备工作要好得多。新型感染广泛传播后做出反应(可能因旅行禁令和隔离措施而反应过度),这会花费生命,经济资源以及目前在传染区域被封锁的数百万人的福祉。